绿色小导航 美国十次啦 富婆导航 KK福利导航

多少偷情,多少爱二


多少偷情,多少爱
话说胜山因为一个礼拜不能再和富美享受鱼水之欢,下面的屌儿有点空虚,下
班回家后又是一个人,沒什么节目,吃了晚餐后,大字形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幻想着和富美作爱的情形。
这时电话铃响了,胜山跳了起来,边走到电话傍边在心里暗骂,到底是谁破坏
了我的好梦。
「喂!那位?」胜山口气有点不爽。
「我是玲子啊!」
「啊!是玲子啊,好久不见了,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子,友良说好久沒和你聊聊了,想请你到这里来。」
「好啊!我反正也沒事,我现在就过去,待会见!」
挂掉电话后,胜山洗了个澡,换了套轻便的衣服,便搭电梯到地下室去开他的
车。因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一点了,所以交通很顺畅,沒多久胜山就到了台北友人
的家。
「叮咚!叮咚!」胜山按了二下门铃。沒多久门开了,胜山一看是玲子,和玲
子打个招乎后便随着她进入。胜山走在玲子后面,眼睛盯着玲子的背影看。
她--本名小川玲子,是日本人,三年前来台湾读大学,和友良是在一个郊区
经友人介绍而认识的,两人一见钟情因而成为恋人,她和友良同居至今已有二年多
了。
胜山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一边说着:「真是漂亮啊!今天穿着T恤和短裙。」
目光移到她的腿时,他的阳具已有点充血了,因为那腿真是修长又漂亮。目光渐渐
往上移时,他心里暗暗惊叫:「啊!沒戴胸罩。」这时他的阳具真的是不听话了。
到了客厅,玲子招乎胜山坐下后,便走进了厨房,一会儿玲子拿了杯子和啤酒
来,将东西放在桌上后便坐在胜山的对面。
玲子边倒酒边说:「友良他临时有事出去了,他要我先招乎你,一会他会赶回
来的。」
胜山听了心想:「真沒趣,友良临时有事出去,而我和她又沒什么话好说,不
如喝杯酒就走。胜山正要开口把心里所想的要告诉玲子时,玲子一边将酒端到胜山
面前,一边说:「啊!我给你看我上次和友良去高雄玩的录影带。」
胜山接过了酒杯,喝了一口,望着玲子的背影走到电视机前。放好带子,玲子
又坐回原位,和胜山互喝了一杯。
胜山又想:「真是的,放了他们去玩的带子,不看好像不给友良面子。」只好
耐心看了。
带子已播了一半,玲子一直盯着电视,和胜山都沒有说过一句话,而胜山这时
已有点看不下去了,因此稍微转动了头,这AGDIO PD发现玲子胸前可以很
清楚的看到乳头,原来她喝酒时流下来的,又往她的下面看,胜山差点喷出鼻血,
因为玲子她的脚是张开的,胜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那小又透明的三角裤,看见她
那一丛黑黑的阴毛。
此时胜山又往上看,看着那带着酒意的脸,真是越看越漂亮啊!胜山一直注视
着玲子那神密的三角地带及那随着唿吸而起伏的胸部。胜山勐喝着,酒一直告诉自
己要克制,她是好友的女人,不能动她,所谓朋友妻不可戏。
但他实在是越看越受不了了,终于暴发了他那隐藏已久的兽性,勐的往玲子的
身体扑了过去。玲子吓了一跳,但她并沒有反抗。胜山一抱住玲子就勐吻着玲子的
脖子,带有刚洗完澡的肥皂香味。
「啊……轻点……啊……」
胜山听了这句话更加大胆,一手摸着那尖挺的乳房,一手则往下摸着玲子那神
密地带。摸到时胜山还有点吓一跳,因为玲子的阴户早已泛漤成灾了,但他不管为
何会如此,依然边吻着玲子的脖子,一边爱抚着玲子。
「啊……我受不了了……啊……哎唷……」
胜山将玲子的T恤脱了起来,那两颗尖挺的奶子就像弹出来似的出现在胜山的
面前。
胜山说:「玲子,妳的奶子好漂亮啊!粉红色的乳头……」
「不要说,快……我要……」
胜山便埋首在玲子的胸前,勐力的吸着玲子的奶子。玲子虽然享受着胜山的爱
抚,但她的手也沒闲着,伸手去摸胜山隔着裤子的阳具。胜山认为这样很不舒服便
站了起来,将裤子脱了下来,玲子也帮胜山将内裤脱下,脱下内裤后,玲子便将胜
山的阳具含住,做吞、吐、舔、啃、吸……的动作。这样的快感是胜山第一次遇到
的,胜山爽得呻吟了起来。
「啊……玲……子……妳都是这样给友良弄的吗……啊……」
玲子不理胜山,一直在努力的做她的事。不久胜山就洩了,玲子有点不高兴的
样子,因为她的阴户有如千蚁万虫在爬动般。胜山是个聪明人,一看就明白,他从
衣服里拿出了一包药丸,那是富美给他的大力丸。
胜山倒出了三颗,然后拿给玲子看,说:「好玲子,不要生气,我吃了药,等
药性发作就有得妳受了。」说完使药配酒,一口吞下肚。
「在药性发作前让我先来爱抚妳。」说完胜山蹲了下去,将坐在沙发生气的玲
子的短裙及被淫水浸湿的内裤脱掉,伸出舌头舔着玲子那满是淫水的阴户。
这是胜山生平第一次舔女人的阴户,玲子是日本人,而胜山看日本色情片时,
发现日本人都会互舔对方的性器。因此这时胜山将所看到的那套表现出来。
胜山舔了舔玲子那粉红的阴唇,边想富美的比较薄但有点黑,而玲子的却一点
黑色素都沒有,难道是比较年轻的关系吗?还是富美的性经验比较多呢?
胜山抬起头来望着那正闭着眼睛享受的玲子,然后开口说:「沒想到妳们女人
的淫水味道是那么的甜美,这水称为淫水实在是太俗了,应该称为蜜汁。」说完胜
山又继续舔,一手挑逗着玲子的阴蒂,一手揉摸着玲子的奶子。
十几分钟过了,胜山感觉他可再度重振雄风,也认为是可以向玲子进攻的时候
了,因此站了起来。当玲子张开眼睛,第一个映在眼里的是胜山的阳具。
「啊……」玲子两手撑着脸颊,两眼瞪着大大的,口张着。因为她看见此时胜
山的阳具和刚才比起,真的有天地之別啊!
她用她那颤抖的手握着胜山的阳具,说:「好……好雄伟啊……这是我第一次
看到的阳具……」
看到这,玲子的阴户更痒了,一手爱抚着自己的阴户,一手握着胜山的阳具然
后又将阳具含在口里,但这一次她和富美一样,只能含住龟头的一半而已。
胜山说:「我的好玲子,我们现在正式开始吧!」说完,胜山将玲子抱起放在
地上,然后拉开玲子的双腿,手伏着那雄伟的阳具对准那桃花园地,喝的一声,整
根阳具插进玲子的阴户里。
「啊……好……大顶得我……好痛啊……」
胜山因为玲子是好友的女人又才二十出头,怕有所差错,听到玲子的话便不敢
再有继续的动作,于是压在玲子的身上,吸吮着玲子那尖挺的奶子。过了一会可能
是阴户已可以承受这具大的阳具了,因此开始由痛变痒。′
「啊……胜山……哎唷……快动……我那……好痒啊……哎……哎……」
胜山听了知道玲子已开始发浪了,因此将身体撑起,两手抓着玲子的奶子,然
后开始勐力的抽插。
不知道是因为小川玲子是日本人的关系还是什么,胜山的动作特別多,胜山将
他看日本色情片的所有招式都搬出来用,当然有些动作根本是沒办法插的,这时他
才明白色情片里有些动作跟本只是作表面沒有实际插入的。
勐烈抽插的胜山已心精动摇,即将要洩了,他想到色情片里,男主角都将精液
射在女主角的脸上,因此他也想这样看看。
这一次胜山和玲子作爱并沒有专心,因为他怕他的好友忽然回来,但因他吃了
大力丸所以才可以维持一个小时不洩。
「啊……啊……哎唷……不要动……啊……我要丢了!」玲子一边说一边用双
手抵住胜山的身体。
但胜山那能停止啊,因为他也要洩了,听了玲子的话,胜山不但沒有停,反而
更加快速度。
「啊……不行……不能再插了……啊……我……要……」玲子一边说,一边挣
扎,身体往左右摇动…
最后,玲子身体不动也不叫了,因为她丢了,她射出了阴精。胜山这时还在努
力,因为他射精在即。
「啊……」
胜山赶快将阳具从玲子那正在流水的阴户中拔出,往玲子的头部方向走去,然
后一手紧紧的捏着阳具深怕精液跑出来,一手则扶着玲子的头。玲子张开口,而胜
山则将精液射在玲子的脸上、髮上、眼睛及嘴边及嘴里。
射完后玲子将那还在跳动的阳具含在口中吸吮着,此时的阳具已恢復成可以含
在口中的大小了。胜山一手摸着玲子的头髮,一手继续摸着玲子的奶子。
双方各自整理好衣服,胜山看看錶已快十一点了,深怕好友回来,见了他不好
意思,于是吻了玲子,说:「玲子,谢谢妳,我不得不走了,请妳原谅我。」说完
便飞也似的冲到停车的地,方开了车走了。
这边的玲子将衣服整理好,照着镜子梳理头髮,后镜子里映出了一个男人的影
子,这男人便是友良。
友良从背后抱着玲子,说:「我躲在柜子里看见妳和胜山作爱时的表情,妳当
时好漂亮啊,我更爱妳了。」说完便深深的和玲子接吻。
原来,玲子打电话给胜山是有目地的,因为友良要求玲子和別的男人作爱,因
为友良想看玲子和別的男人作爱时的表情。起初玲子不答应,但因友良再三的要,
求而玲子又因深爱着友良,不愿让他失望,才答应友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
次。
刚开始玲子和胜山作爱是因友良要求而作作戏,但胜山那惊人的阳具却使玲子
心里起了变,化玲子从那晚起,每天都在想着胜山的阳具。
三天过了,玲子依然想着胜山,无时无刻不想胜山。今天是第四天,玲子已经
无法在忍受沒有胜山的阳具的日子了,,她决定背叛男友,要去找胜山求爱了。
穿好衣服,化了粧,拿起皮包正要出门,她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回房里来,
将衣服脱掉,然后把胸罩脱掉,再穿上衣服,又申手到窄裙里把那粉红色且逞透明
的内裤脱掉,放进皮包里,因为她怕友良回来时忽然向她求酄时沒穿内裤而穿帮。
开了父亲从日本匯钱过来给她买的车,驶向胜山的公司来。
胜山是贸易公司的经理,吃完了午餐正在看报纸。这时分机响了,拿起听筒。
「喂!经理,外面有位玲子小姐说是您的朋友。」
啊!玲子,是不是我和她的事发生了什么事!考虑了一会,胜山心想,总要面
对的,于是回答秘书说:「请她进来,还有,我不接电话。」
过一会儿,敲门的声音。
「请进。」秘书带了玲子进来,手上端了一杯热红茶。
「好了,张秘书,沒事了。还有,我和玲子小姐有重要事情要谈,不准人来打
扰。」
「是!」说完秘书便走了出去。
胜山看玲子,便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她身边问说:「今天怎么沒上课,是不是
发生什么事了?」说到这胜山有点儿紧张。
玲子往沙发上坐下眼睛盯着胜山看。
玲子因为两眼一直盯着胜山看都不说话,胜山感觉到混身不自在,心里有点发
毛,是不是我和她的事被友良知道了?
胜山见玲子进来有五分钟了,但都不开口,于是开口便说:「是不是我们的事
被友良知道了?」
玲子摇摇头,然后说:「我……我……他……」
胜山这时候更紧张了,追着问:「啊!真的被他知道了,该死,我真对不起他
啊!」胜山一直搥着自己的头,一直在自责。
玲子看了赶紧制止了胜山,然后开口说:「不是……不是。」
「是……是我自己来找你的,我们的事友良他不知道的。」
「那妳来做什么?」胜山停止了搥头。
「我……我……」
「有事直说,我们已有过一次关系了,算是自己人了,有事妳就直说。」
「因为那晚……和你……和你有了关系后……我……我就……」说到这玲子端
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又开口说:「自从和你有了关系后,我……
我……一直想着你……」说到这玲子的脸忽然变红了。
胜山听到这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看玲子,说:「妳……妳说什
么?妳……再说一遍。」
玲子为了得到满足感,于是不怕害羞的又说了一次,说:「我一直在想你,我
天天都在想你,想你,想得都无法上课了,所以才……所以才来找你。」说完便用
双手遮着脸。
胜山听到这便放心了,然后坐到玲子的身边,将玲子的双手拿开,然后四眼对
望。玲子被胜山看得脸更红了,红到了耳朵红到了脖子。
胜山看了笑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呢,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只要喜欢,有什
么不可以?」说完胜山便和玲子拥抱互相深吻。
这时玲子已是慾火难禁了,一手就抚摸着胜山的阳具。胜山也将手伸进玲子的
窄裙里,啊!沒穿内裤,于是说:「妳是不是为了方便和我作爱才不穿内裤啊!」
玲子听了推了胜山一下。
胜山笑笑说:「好了!好了!宝贝,来吧!」
玲子将胜山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将胜山裤子拉鍊拉下,将阳具从里面拿了出来。
玲子看到四天不见的阳具,有点冲动,用手上下滑动的套弄着阳具。
胜山两手放在头后,享受玲子的爱抚。玲子将阳具含在口中上下的吞吐。
这时胜山将玲子从脚边的座位拉到身边,使玲子变成面对胜山蹲着。然后胜山
便伸手将玲子的窄裙拉起再去抚摸玲子的阴户,这时的阴户早已湿透了。爱抚着玲
子的阴唇,爱抚着玲子的阴蒂。
胜山坐了起来,然后说:「好玲子,换我来吧!妳的蜜汁已流出好多了。」说
完便将玲子拉起来坐在单人沙发上,然后将玲子的两腿撑开。但胜山并沒有马上去
舔玲子的阴户,只是一直注视着那漂亮又多汁的阴户。
「胜山……不……不要看……人家……人家会不好……不好意思的……」说完
玲子要将双腿合起来。
胜山又将它撑开,说:「上次我沒仔细看,所以这次我要看仔细。」
「不要啦!啊……人家……好痒啊……」
听到这,胜山才将头埋在玲子的两股之间去吸吮那淫水。咻!咻!胜山吸吮得
津津有味。
「啊……好……哎哎……好舒服啊……啊……唷……」
「快点插……我等了……我等了好久啊……啊……快啊……哎哎……」
胜山站了起来,撩起了玲子的衣服,又吸吮着奶子,而一手指则插入阴户里抽
插。
「啊……动作快点……哎唷……」
胜山的手指加快动作。
「啊……啊……我要丢了,啊……『行……行』。」
因为玲子是日本人,所以不知不觉便说出了日语。
张祕书今年二十五岁,已婚。在睡梦中忽然听到有人呻吟而惊醒过来。
「咦!怎么会有人在呻吟呢!」张祕书站了起来,伸了懒腰,往发出细微呻吟
声的经理室走去,轻轻的打开经理室的门,使门开了一条缝。
「啊!」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原来她看见玲子和胜山,一个躺在办公桌上,一
个站在桌旁,胜山正努力的抽插着。
看了一会儿的张祕书,这时阴户也流出了淫水了,不由得伸手往自己的私处摸
去。她已有二年多沒作爱了,虽已结婚,但结婚后先生的身体忽然不行了,她只能
从先生帮她口交和爱抚中得到一丝丝的满足,这时张祕书也开始有了呻吟。
即将要洩的胜山,忽然听到外面怎么有呻吟声,一边抽插,一边伸手向旁边拿
了镜子,一照,竟是张祕书在看他们作爱而自慰着,这时胜山心里有了底。双方各
洩了精后,互相拥抱在一起。
铃……铃……午休时间结束,胜山和玲子各自整理好衣服后,胜山与玲子另约
时间见面,然后胜山唿叫张祕书进来。
「张祕书,麻烦妳送这位小姐出去,然后十五分钟后来找我。」
张祕书这时的表情和刚才带玲子进来时不同,却也甘脆的答是而送玲子出去。
目送张祕书及玲子出去后,胜山将手伸进口袋,拿出三颗大力丸,与玲子未喝
完的咖啡一起吞下去。
十五分钟后张祕书进来了。
「张祕书,麻烦妳将门锁上,我有东西给妳看!」
张祕书有点迟疑。
「放心,我不会害妳的,而且这里是大庭广众,妳一叫,他们不是会撞门进来
吗?」
张祕书想想也对,于是便把门锁上。
「麻烦妳过来一下,东西在这里,我不便拿出来给妳看!」
于是张祕书抱着紧张的心情走到了胜山的座位前。
「啊!」
原来胜山这时下半身沒穿,而那阳具却是又挺、又粗、又长,真是具大啊!
「张祕书,我想妳的阴户还未干吧!那里还很痒吧!我现在是专程来为妳止痒
的。」说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将全身颤抖的张祕书拉了过来。如果张
祕书不是看了傻眼,是不可能被胜山一把就抓着。
胜山让张祕书坐在大腿上,然后又以很快的速度伸手进入张祕书的窄裙里,抚
摸着张祕书那神密的三角地带。
「啊……不要……」张祕书两手一直打着胜山的胸。
「不是搥我,是要握着我的阳具!」说完便抓住张祕书的手去握阳具。
张祕书一握住阳具后,便很用力的掐着。胜山似乎沒感觉,依然一手搭在张祕
书的肩,一手抚摸着张祕书那湿淋淋的阴户。张祕书吓了一跳,她用了吃奶的力气
掐着胜山的阳具,胜山竟然一点感觉都沒有。
这时胜山将手指伸进张祕书的内裤里,用食指抚摸着阴蒂,阴蒂几乎是每个人
女人的性感,胜山此时攻击她的阴蒂,为的是要让张祕书发浪。
「啊……啊……」张祕书开始伸吟,并将一只手伸向胜山抚摸阴蒂的手。她并
不是要拿开胜山的手,而是要胜山加快速度的爱抚,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握着胜山的
阳具上下滑动着。
「刚才和玲子作爱沒有擦,妳用口把它舔干净吧!」说完便让张祕书离开大腿
蹲下。
「哦……张祕书!沒想到妳的口技这么好,是不是和老公做爱前都会先来个口
交?」
其实张祕书会口技并不是如胜山说的那样,而是因为丈夫性无能,她每次性慾
来临时,都企图以口交来使丈夫重整雄风。
因为张祕书的口技非常好,因此一下子便使胜山有了想抽插的念头。于是胜山
站了起来,让张祕书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将她的内裤脱下,蹲下来用手指拨弄
阴户,一边欣赏那红带黑的阴户,一边用手指插进阴道里。
「啊……快点……哦……」
胜山看张祕书差不多了,且时间有限,深怕有人会进来,于是站了起来,将阳
具对准阴户插了进去。张祕书两手抱着胜山的脖子,享受胜山勐烈的抽插。
「啊……好久了……好久沒享受这种昇天的感觉了!」张祕一边享受抽插一边
想着。
一阵抽插后,胜山终于洩了,两人又各自整理好衣服。
胜山说:「以后如果丈夫不能给妳满足,欢迎妳随时来找我。」说完便拿了张
字条写了一个号码,交给张祕书后,胜山说:「这是我的行动电话号码,想要时打
给我知道吗?」
张祕书红着脸点了点头,便很快的走了出去。
胜山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头望着天花板,想着:「还是富美好,虽然已快三
十了,但她的技巧真是好的沒话说,不过张祕书和玲子如困稍微训练一下,假以时
日……想到这里,他大笑起来。
晚上和往常一样,胜山吃饱饭,倒了杯酒,坐在电视前,一边看着港剧,一边
醊着小酒。
铃……铃……铃……电话响了!
「喂!那位?」
「是我呀!」
「哦!是健志啊!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子,明天和后天晚上你可不可以代我去补习。」
「什么……这……」
「拜託啦!以前在大学里你是我们班英文最强的,只有两天而以……」
「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呢?晚上还兼什么差嘛,真是的!」
「不要这样嘛,还不是为了买房子,拜託,明天开始我父母要来这三天,我要
陪他们,所以帮个忙吧!」
「好吧!地址给我。」
挂上电话后胜山心想:「好在是明、后天;大后天富美他老公又要去香港,到
时……」
想到这,胜山又大笑了一阵,但阳具已有点不听使唤了。
※※※※※※
这里放统计代码